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孔祥发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介之推不言禄  

2018-06-17 08:09:23|  分类: 古文观止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介之推不言禄

【背景】

文出《左转》,接前面的《寺人披见文公》一文。晋文公重耳逃亡在外的时候,介之推也属于从君一起流亡的近臣,在无以为食的时候,介之推曾经割下自己腿上的肉供重耳果腹。晋文公归国为君赏赐当时的随从者,却无意漏掉了介之推。

【原文】

晋侯赏从亡者,介之推不言禄,禄亦弗及。推曰:“献公之子九人,唯君在矣。惠怀无亲,外内弃之。天未绝晋,必将有主。主晋祀者,非君而谁?天实置之,而二三子以为己力,不亦诬乎?窃人之财,犹谓之盗。况贪天之功,以为己力乎?下义其罪,上赏其奸。上下相蒙,难与处矣。”其母曰:“盍亦求之?以死谁怼?”对曰:“尤而效之,罪又甚焉!且出怨言,不食其食。”其母曰:“亦使知之,若何?”对曰:“言,身之文也。身将隐,焉用文之?是求显也。”其母曰:“能如是乎?与汝偕隐。”遂隐而死。晋侯求之不获,以绵上为之田。曰:“以志吾过,且旌善人。” (《左传·僖公二十四年》)

【注释】   

1. 侯:指晋文公,即重耳。他逃亡在外,在秦国的帮助下回晋继承君位。

2. 介之推:晋文公臣子,曾割己腿之肉以食文公。献公:重耳之父晋献公。

3. 二三子:跟随文公逃亡者。怼:怨恨。田:祭田。置:立。

4. 诬:欺骗。文:花纹,装饰。旌:表彰。

【译文】   

晋文公赏赐跟着他逃亡之人,介之推不去要求禄赏,晋文公赏赐时也没有考虑到他。介之推说:“献公的儿子有九个,现在惟独国君还在人世。惠公、怀公没有亲信,国内外都抛弃了他们。天没有打算灭绝晋,所以必定会有君主。主持晋国祭祀的人,不是君王又是谁呢?上天实际已经安排好了的,而跟随文公逃亡的人却认为是自己的贡献,这不是欺骗吗?偷窃别人的钱财,都说是盗窃。更何况贪天之功,将其作为自己的贡献呢?下面的臣子将罪当做道义,上面的国君对这种奸诈的人给予赏赐。上下互相欺瞒,难以和他们相处啊。”他的母亲说:“你为什么不也去要求赏赐呢?否则这样贫穷地死去,又能去埋怨谁呢?”回答说:“责备这种行为而又效仿它,罪更重啊!况且说出埋怨的话了,以后不能吃他的俸禄了。”母亲说:“也让国君知道这事好吗?”回答说:“言语,是身体的装饰。身体将要隐居了,还要装饰它吗?这样是乞求显贵啊。”他的母亲说:“你能够这样做吗?那么我和你一起隐居。”便一直隐居到死去。晋文公没有找到他,便用绵上作为他的祭田。说:“用它来记下我的过失,并且表彰善良的人。”

【评述】   

介之推偕母归隐的动机和心理是通过对话来表现的。介之推认为晋文公能够重登九五之位,是天命的体现,“二三子”据天功为己有,是贪的表现,无异于犯罪。而晋文公不以此为奸,还理所当然地给予赏赐,这就成了上下蒙蔽,他是不屑于效仿的。母亲和介之推有两次对话。第一次是试探性的建议:“何不自己也去求得赏赐呢?否则,就这样默默地死去又能怨谁?”介之推予以拒绝,认为自己已经知道“二三子”所做的不正确还去效仿,罪过更大。而且已经说了埋怨晋文公的语言,就不能再领取他的俸禄。母亲再问说:就算不要赏赐,那么让他知道你有功怎么样呢?介之推又拒绝说,既然都要隐居了,又何必还要这样的名声呢?母亲明白了介之推的意志是坚定的,就表示要和儿子一起隐居。这一段对话写得十分巧妙,既细致入微地剖析了介之推的心理,又不流于枯燥说理。介之推藐视富贵、正气凛然和母亲不动声色、旁敲侧击,都一一跃然纸上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